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调教-下
调教-下
  “喜欢”,

  “为什么?”他又开始抽插棒棒。

  “因为,因为我喜欢被插”,

  “喜欢被操啊”,

  “嗯”,

  “喜欢被谁操”,

  “被主人插,喜欢被主人操”。

  “啊。。”他又疯狂的摇晃电动棒,我忍不住的叫。

  “要不要主人的大鸡吧啊”他又在诱惑我。

  “嗯”,

  “是想主人的大鸡吧了”,

  “嗯”,

  “想大鸡吧好好操你?”

  “嗯”明明已经吃了一晚上的大鸡吧了,可这会我真的又想要了。

  “那要看你的表现了,骚逼”,

  “嗯”,

  “贱不贱”,他开始解我的手铐了,

  “贱”,

  骚不骚”,他只放开了我的一只手,

  “骚”,

  “贱不贱”,

  “贱”,

  “自己抽自己耳光”,他的放手竟然是为了这个,我有选择吗?

  “啪”,我咬咬牙,自抽开始,自己打总会轻点吧。

  “报数”,

  “1”,可自抽也疼啊,我真的抽不下去。

  “要一直抽吗?”我忐忑的问。

  “2”,没有回答,我只能继续,

  “你刚才问我什么”,他特别用力的抽了我一巴掌,力量大我10倍,疼的我哭了出来。

  “这还用教吗?”我忍不住哭,

  “用不用教?”

  “不用”,他怎么比小老公都过分,可我又能怎样呢?

  继续抽”,

  “1,2,3,4,5,6,7,8”一下下我自抽着。

  “你就这么抽的是吧?”什么意思?

  “9”,

  “没使劲啊”,

  “没吃饭是不是?”

  “没有,10”。

  “继续,换边脸”他又解开了我的另一只手。

  “11,12,13,14,15,16,17,18,19,20”。

  “上去吧”小老公难得的解救了我一次,但真的是解救还是更大的坑呢?

  “会上去好好玩吗?”

  “ 会”,我已经不敢说不了。

  他解开了我的绳索,放下了我的腿,帮我整理了衣服,就拉我下车,可我怎么会有力气呢,洞洞里的电动棒还在继续搅动,每动一下都会增加一分刺激,我根本就是寸步难行嘛。但对他这根本就不是问题,也不会成为放过我的理由,久违的公主抱,抱出来的却会是怎样的结局呢?

  还好只是二楼而已,可公主的美梦却立刻破碎,立刻打回原形,被扔在地上。

  “去,给主人表演下放尿”,我略一迟疑,立刻就有一鞭子抽在了我的屁股上。

  “谁让你站起来的,爬过去”,我找到了卫生间,想站起来走过去,却又挨一下,这才看明白那不是鞭子,应该是竹条之类的。我哆哆嗦嗦的爬进卫生间。

  “把外面的衣服脱了”,我只得服从,自作孽不可活的。

  “然后准备好喝尿”,我还能有选择吗?我跪着一件件的脱着衣服,露出的只是我淫贱的躯壳。

  “不要拔,插着尿”,我脱下最后的遮挡,却没机会拔出挠人的电动棒。

  “等一下”,事有转机?不会这么折磨我吧。

  “你个骚逼,怎么没电了?”我无语。

  “自己动手插,边插边尿”,根本不给我犹豫的时间,直接就抽打在我的屁股上催促开了。

  “转过来,坐地上,看不见”,冰冷的地面跪着还好,坐着也太凉了吧,而且他家竟然连座便都没有,只有地上一个坑。又是一下抽打,留给我的只有服从服从再服从。

  “坐到便池上,你想尿的到处都是吗?”更变态了。可我又冷又插,怎么尿的出来呢?

  “阴毛刮的不干净啊”,他根本就没有满足。

  “好好插,主人不想看见阴毛长起来啊,阴毛必须刮,听见没有?”

  “听见了”。

  棒棒的抽插完全影响了放尿,怎么用力都尿不出来。

  “我去,放鞭炮呢?”我竟然用力的放屁也没放出尿。

  “快点插,怎么还没尿出来”,混蛋他,这怎么可能尿出来嘛。每一下抽插都是一次分神,可我还要让自己专心的尿。

  “继续插”,终于尿出来了,我本能停下手让自己多尿点。

  “小骚逼,骚逼尿出来的尿都是黄色的”,一边插一边尿,难受的我都哭出来了。


  “继续,不准停”,

  “我尿不出来了”,

  “继续,现在什么感觉”,

  “难受”,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自慰了,根本就是折磨自己,

  “主人,你插我吧,我想要高潮”,

  “今天几次高潮了?”

  “不记得了”,

  “骚逼,你想要高潮就有啊,停下来,喝主人的尿”,

  我紧闭双眼,虔诚的张开嘴巴,等待他尿到我的嘴里。

  “嘴张大一点”我遵从着。尿进来了。

  “吞”,我不敢拒绝,一口吞了下去。

  “再来”,又是一口尿,

  “吞”,我真的吞不下去了,难受的感觉由内向外。

  “再来”,我强忍着。

  “敢吐啊!”

  “没吐”,我还在坚持。

  又是一口尿,可我真的坚持不了了,翻江倒海我不得不吐出来,已经顾不上其他的尿尿在我身上了,可他没有半分怜悯。

  “吐了啊,准备接受惩罚啊”,我不敢质疑。

  “用手接着”,我伸出自己的双手。

  “捧着,不准流啊”

  “嗯”,

  “掉一滴,我TM打死你”。

  “现在给我舔”,

  “慢慢用舌头舔”,

  “舔哪里?”

  “舔尿啊,还舔哪里?要不要我教你啊”,我只得俯下身,慢慢的用舌头舔手捧里的尿。

  “喝,滴了一滴了,两滴,三滴”,

  “四滴,五滴,快点喝,不会是不是”,我只得用心的喝完。

  “好不好喝”,我不会回答,

  “问你呢”,

  “好喝”,我只能这么说。

  “来,给大爷笑一个,看看你那贱样”。

  “贱不贱”,

  “贱”,

  “还有呢?”

  “骚”,

  “还有呢?”

  “淫荡”,

  “还有呢”,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了,从低头思考,到抬头楚楚,没有半点用处。

  “说”,

  “欠主人插”,

  “感觉主人对你调教不够啊?”

  “不要,够了”。

  “想让主人怎么惩罚你?”